专业的网络影视
媒体大数据平台

专访李文妤 | “3分钟一个小冲突,十几分钟一个大故事”,这是网综!

《放开我北鼻2》首集在上周播出后,两个小时播放量突破5000万,节目的制片人李文妤问出品方腾讯视频工作人员:“为什么第一集播完以后没有过亿。”对方回答:“两个小时5000万已经很好了,过亿?你有没有搞错,你做梦吧。”

但事实证明单集点击量过亿并非遥不可及,如今李文妤开玩笑时说出的小目标在节目的首期已经实现。

李文妤从小在电视台长大,父亲是上海电视台第一代导演,东方卫视的《妈妈咪呀》、《天籁之战》、《花样爷爷》、《花样姐姐》等高收视率节目都由他操刀制作。在制作《放开我北鼻1》时,伴随电视行业成长的李文妤首次触网做网综,节目被赞“网综中的清流”,如今第2季一播出,节目再次取得了亮眼的成绩。

纵观李文妤此前的经历,她是个太地道的传统电视人——地道得让人怀疑她首次触网能否适应,但结果却有些出人意料。到底如何做好一档网综或综艺节目,或许就像她解释的做节目的逻辑一样简单,“3分钟一个小冲突,十几分钟一个大故事,从头到尾一个贯穿的故事线,这个对于网综来说也是成立的。”

明星+萌娃,没有亲子关系是难点

自2013年《爸爸去哪儿》爆火后,与“萌娃”有关的节目越来越多。不过有意思的是,在首季《放开我北鼻》制作前,一边是《爸爸去哪儿》、《爸爸回来了》这类展现亲子关系的节目大火特火,另一边却是尝试明星与素娃非亲子混搭的《闪亮的爸爸》反响平平。不禁让人怀疑,非亲子节目少了家人间能让观众产生情感共鸣的互动,还能有什么看点?

1

即使是科班出身,有着多年的节目导演、制片人经验,这个问题对于李文妤来说也仍是一个难点。最初做节目时,她对于“明星+素娃”这层非亲子的关系心存疑问,“有很多事情、很多情感,非亲子关系之间是产生不了的。”

经过从第一季到第二季的磨合,她逐渐摸索出方向,认为这类主题,明星与萌娃间新鲜的人际关系制造出的喜剧冲突是一大看点,“人际关系越新鲜,中间就会出现越多的冲撞火花,制造出越多想象不到的喜剧环节。”

比如林更新在首期中是唯一一个完全没有带娃经验的嘉宾,他的各种神坑般的表现,对节目组来说反而是意外之喜,“亲子节目中,小朋友对父母是完全信任依赖的,不会产生不安全感。但是我们节目中的小朋友对这些哥哥的依赖感是慢慢养成的,所以前两天这些哥哥会手忙脚乱,甚至有时候会踩地雷,比如说出现林更新这样的神坑,因此他成为了节目的搞笑担当。当然因为他本身的努力和责任感,也成为了节目里最具有成长感的一位哥哥。”

2

除了新鲜的人物关系,这一季的《放开我北鼻》还确定了一个方向:唤起观众的共同记忆。

“导演组会挖取很多小时候的经历,然后把这些经历过的事情放到节目里面,比如我们小时候玩过的游戏踢毽子、运动会等,后面的节目还会看到搬家–从两栋别墅搬到一栋里面去,这些都是我们小时候共同经历过的事情。在看这个节目的同时,观众也会回想自己的童年。”

“做节目不单纯靠消耗嘉宾,是我们追求的境界”

萌娃节目说到底还是看那些古灵精怪、充满童真的孩子,凭借森蝶、康总、东北宋仲基等个性鲜明的萌娃,《爸爸去哪儿》火了一季又一季;时而逗逼时而暖心的甜馨也让《爸爸回来了》脱颖而出,《放开我北鼻》节目组在选择孩子上也十分有“原则”:颜值要爆表。“当初我们在挑选小朋友的时候特别注重颜值标准,挑选的每一个颜值都是在80到85分以上的。”李文妤笑着说道。

3

至于在明星嘉宾的挑选上,“综艺感、个性化”这是体育外围认为真人秀选嘉宾最关键的点,李文妤却给出了一个听起来有点主观的选人标准:人品好,真实真诚。她解释说这是真人秀的硬性需求,“真人秀这个东西长时间连续拍摄,装不起来,它和演戏不一样,所以人品好是最起码的标准。”她甚至认为即使是缺乏综艺感的新人都无伤大雅,因为只要能在娱乐圈成为大家喜欢的艺人,智商和情商就不会低,综艺感总能学会,比如内向的易烊千玺参加真人秀的经验并不多,还是深受节目组喜爱。

在拍摄期间,节目组会不断帮助新人进入真人秀的状态,“千玺他本身自己就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,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他特别内向,也没有什么参加真人秀的经验,不会在节目中主动表达。刚开始的时候,他不会自己去找事,看到真的有事了才会去做,所以在我们会提醒他,比如说我们看到二楼的小朋友哭了,可能在一楼听不到,我们就会跟他说你去二楼看一下,好像有小朋友哭了,我们会不停地从监控里看到其他的角度提醒他。因为这个孩子很聪明,所以他慢慢的也就知道了做这些事情。”

4

李文妤认为在选嘉宾上,从来不是非谁不可,所以明星哄抬价位的现象会影响到节目,但不是不可解的问题。“对于我来说,一个节目并没有觉得非谁不可,有的时候我的回答是随便谁都可以。我希望可以做到的是,来参加节目的明星,通过节目可以让更多人了解他美好和真实的一面,做到嘉宾和节目双赢,而不是单纯的消耗明星,这是一个导演真正可以做到的,是我们想做到的最高境界。”

做真人秀,最好懂点心理学

十多年的节目制作经历中,从棚内到户外真人秀,李文妤算得上是打通任督二脉的通才,特别是在近几年,通过制作《花样姐姐》、《花样爷爷》系列,积累了不少做真人秀的经验。

在说到做好真人秀节目的关键时,李文妤给了体育外围一个意想不到的答案,“我看过一篇文章说真正的真人秀导演,必须是懂心理学的,我觉得这个特别重要。”

她认为在做户外真人秀特别是旅行类或亲子类真人秀的时候,因为不可控性更高,懂心理学才能及时做出预判。“参加节目的嘉宾有不同的性格,看他们表现时,基本要可以预判这一位嘉宾大概在什么时候会有怎样的情绪爆发点。在他快要爆发之前我们就要判断,是希望他情绪爆发,还是接下来的事需要他以比较缓和的情绪去做。如果没有这个预判或者观察能力的话,那么这个人只要他一旦情绪崩溃或者爆发,剧情就进行不下去了。”

5

李文妤自己对心理学非常感兴趣,甚至上学期间还想过要选择这个专业,后来在制作节目中慢慢发现,对心理学有了解确实对做真人秀帮助很大。

另外,她还提到了应变能力。“因为做真人秀其实现场会突发很多情况,或者说跟你原来想的完全不一样,应对这个现场突发的应变能力就特别重要。”在《放开我北鼻》录制时,因为小朋友的不可控,就经常发生一些无法按照计划进行的情况,“比如我们设计了一些做游戏的环节,哥哥们说,‘来,小朋友我们来做游戏吧’,小朋友说我不要,然后哥哥就垮掉了。”

这种临时的突发状况其实不止发生在镜头记录的地方,在镜头之外,同样会遇到各种意想不到的问题。《花样姐姐》在国外拍摄期间,就发生过无数次临时航班取消的情况,可是100人的团队、几个小时后却必须移动到下一个城市开始拍摄,“那个时候就完全不知道怎么办,真的是对一个团队巨大的考验,所以应变能力特别重要。”

台网间的转换,把握变与不变

越来越多的传统制作人看到网络风靡的大趋势,纷纷选择投身这个市场,但结果并非皆大欢喜,而是几家欢乐几家愁的结果。这是不是意味电视综艺与网络综艺之间,确实存在一条鸿沟,需要制作者摸索、跨越过去?

去年制作《放开我北鼻》时,电视综艺出身的李文妤同样是首次触网,她在接受采访时曾提到过,不确定台综和网综的差异在哪。今年再次制作网综,她告诉体育外围已经摸到了方向。她认为网综区别于台综的最大特点一是必须要更好玩,更搞笑;二来就是想象空间或者说脑洞更大。“如果在电视节目里面,放一个穿着卡通衣服的熊很多人会接受不了,但是在网络上可以这么做,对于网络上的人来说,他们喜欢看动画片,喜欢看漫画,他们可以接受这种有点脑洞的方式。”

6

不过与此同时,对于电视综艺和网络综艺来说,内容逻辑是不变的。

“对于很多网络节目来说,还是需要有比较完整的内容逻辑,所以实际上对于我们这些传统媒体人来说,当初在学校里面学习的最传统的戏剧编剧,不管是电影、电视剧还是综艺,都是共通的。那个时候就说3分钟要有一个小冲突,十几分钟要有一个大故事,从头到尾要有一个贯穿的故事线,其实这个对于网综来说也是成立的。”

虽然有很强的电视人基因,不过李文妤从来不是一个“两耳不闻网上事,一心只为做电视”的传统70后,近期她迷恋上了游戏《王者荣耀》、还开了公号记录自己生活,喜欢网络的她说会不断尝试做网综。她认为网综市场到了2017年,会慢慢沉淀下来,“网综这两年的势头特别好,但是我觉得2017年开始,网络市场会慢慢的沉淀,进行整顿,会越来越多的出现一些好的东西。随着很多传统电视人,一些真正有底子、认真做节目的团队开始往网络市场转移后,网综会慢慢的沉淀下来。”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体育投注外围网站 » 专访李文妤 | “3分钟一个小冲突,十几分钟一个大故事”,这是网综!

分享到:更多 ()

评论 抢沙发

评论前必须登录!